小沐喵

不专业的意识流,文笔不好请不要介意。。
不专业的涂鸦猫,画风不好请不要介意。。

20190113梦境

这个梦,应该有两条主线,穿插在一起。


本喵是一个组织里的成员,什么组织并不清楚,组织里有些什么人,也不清楚,每天做了什么,更是一无所知。


唯一能清楚的,就是这个组织地点在一个结界里,结界出入口是一棵古老的榕树,长的很惊悚,树干很粗,树枝就像是八爪鱼的触手,带着那种被烟熏烤过的那种木炭感。


就像是日常上班一样,每天日落后本喵需要去组织一趟,在结界里面有很多很多个房间,房间门开的很任性,就像是迷宫一样,你永远不知道这个房间的另外一个门通向哪个房间。


每天的日常就是在漆黑,带着微弱的光线下找房间,这个画面其实是很恐怖的,因为本喵看不见后面,只能往前走,推开一个又一个的房间门。


日出后就要离开结界,这就开始了第二条主线。


本喵去了一个集会,看起来就像是专门为村里啊镇里的老人们准备的集会,有各种各样的摊位,卖些古玩啊,木雕,还有一些才艺和杂技的表演。


一个半开着门的房间,引起了本喵的注意,那是卷帘门,开着一半,里面应该也是个杂技才艺什么的表演。


本喵从门下俯身走了进去,里面有三两人正在房间的中央,看着有人来了,便有一个长的很高的男孩子走过来对本喵说这是个技能表演。


他双手合十,十指交叉,翻手举过头顶,然后猛的放下,遍见他像个球一样笔直的弹射上去,撞到了头顶上的天花板,应该是早就布置好了,天花板上有海绵垫子。


然后摔下来,感觉应该很疼。


然后本喵不知哪里来的优越感,反正就是觉得这蠢得要死。。。


那个表演的小哥哥跟本喵说,这个团是为了纪念先祖,先祖发明的飞行方式,取名叫蝴蝶。


然后本喵就很想笑,这什么啊,这也能叫蝴蝶,本喵问他怎么不去外面空阔的地方进行,他说那飞的高了,掉下来太疼了。


这么解释好像没毛病?


本喵转身离开,看了小哥哥一眼,示意他出来。


本喵站在门口的台阶上,一阵风起,本喵踮起脚,便飘了起来,离地,本喵在空中绕了好些圈,就像是故意炫耀般,在空中飘来飘去。


然后那个小哥哥问本喵是怎么做到的。本喵说教他,然后他来到外面,本喵告诉他,起风的时候,小跳一下,就能起飞了。


当然了他是不可能飞的起来的,

本喵这个小调皮(´。・v・。`)。


然后本喵就提着他的衣领,带着他飞,听着他在空中一阵又一阵的尖叫,本喵把他带到了一个塔尖,让他抱着塔上那个金色的小柱子,抱紧别撒手,好好感受风的形状,然后本喵就极其不负责的走了,因为太阳要下山了,本喵要去组织里了。


就有一种画风突变的感觉。瞬间变成恐怖片的样子。


今天也是寻找房间,但是好像一直有一种电波声音,滋滋滋的吵着,本喵推开一个房门,感觉声音越来越大,循着声,本喵来到了一个房间,一个只有一个门的房间,里面有一张桌子,上面有一台录音机。


突然从后面进来了两个人,好像没看见本喵一样,拿着录音机就离开了,本喵很好奇,就跟着他们两个,他们好像对这个迷宫地形很清楚,推门毫不犹豫,转眼来到一个宽阔的场地,仿佛是结界的入口,那棵树的上面,横七竖八的枝子,本喵看见好像要日出了,必须要离开这里了,但是,怎么回去,本喵已经不记得了。


那个录音机滋滋滋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刺耳,本喵也不知道,然后就醒了


白雪泳装
提督,一起去海边呀~

本喵永远喜欢C-MS!

光辉:我这个魔法棒一下去,你们都会变欧皇哦~
biubiubiu~♫ヽ(゜∇゜ヽ)♪

摸鱼中,今天是按人体素材摸了张火影,答应了别人要给她画画集!嗯,绝对不会咕的!!
鸣雏赛高~

#战舰少女R#

提督,工作忙完了吗?
陪岛风一起去赏樱吧~

——岛风/樱色心情
——画师:原po
——灵感来源:舰r服设大赏元素

【假的】岛风新换装!!!
三个元素:露肩裙,银色,白丝
岛风真是太可爱了!

梦境【噩梦向】

空气里充斥着破旧的铁锈味,不如说,是弥漫着血腥味。【我知道自己可能是流鼻血了。】

路边紧关的店门,玻璃橱窗里看见的,是落满灰尘的人台,那些年潮流的衣服在日光下黯然失色。路边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充气人偶,瘪瘪的倚躺在橱窗边,黑色的大眼珠从脸廓里凹陷进去,里面积满了灰尘与落叶,早已看不出是什么角色。

寂静,这个词来形容现在的城市再好不过。所以人都去哪里了?走到一家便利店门口,里面忽闪着灯光,刺啦刺啦,一明一暗,常见的恐怖片的开场。门外的24小时营业牌早已堆积在灰尘里,字迹模糊。

我推了推门,没有关,【梦里撞人胆?】我推开门走了进去,路过杂乱的收银台,便利店货架横七竖八,商品食品散落一地,地上全是灰尘,鼻子有点痒,我揉了揉鼻子,还是很痒。

绕过一个货架,仿佛切了一个场景,我来到一个看起来像是院子的地方。我觉得我的牙齿有点不太舒服,我在院子旁边的水池里接了点水漱了漱口,发现牙齿脱落了,这感觉很难受,我拿着掉落的牙齿拼命按回去,但是发现型号太大根本塞不进口里,拿出来发现那是一截指骨。

特别紧张的看了看自己的手,是完好的。又看了看那个池子已经放不出水了,我一直在尝试放水。

突然的天黑,场景变得特别暗,我在开始强迫自己醒过来。我试着走出院子,回到刚刚到便利店,但是原路返回已经不再是便利店。

一个很封闭的地方,看不见天空,看不见出口,就像是突然进到了一个漆黑的盒子里,强烈的铁锈味扑面而来,我无目的的往前走,感觉踢到了什么东西,有点软,我甚至不敢蹲下去查看那是什么。

“呜汪!”一个尖锐的狗叫声,把我从梦里叫醒。。。然后就被这个狗叫一直吵的睡不着。。

什么?我不!【噩梦吧】

教室一阵喧哗,吵吵嚷嚷,离放学还有最后一个班会。
“放学了去哪”
“啊,哪里都不想去,想睡觉”
突然安静,我抬起头,是班主任,抱着一堆白纸,想必又是什么文件要签。
“咳咳,今天大家回去之后把这个文件好好看看,实验班都已经签了,就差我们阳光班和普通班了。你们要有。。。。”
后面的一堆教科书式的“恨铁不成钢”的发言已经无法听见了。
“听说学校让我们每个人领养一只小鳄鱼”后面的男生敲了敲我的肩膀。
什么???鳄鱼???什么操作???
我拿起发到我座位上的白色纸质文件。“鳄鱼领养协议书”
我心里真是一万个草泥马在策马奔腾。
实验班1到6班已经签了,也就是说,二楼以下都是鳄鱼集中地?
看着讲台上依然面不改色的班主任“大家不要紧张,这个鳄鱼没有毒性,据不完全统计,被咬一次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”
对对对,没毒,但是!被咬一次我特喵还能活吗?!不疼的吗?!
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结束班会的,我站在楼梯口心情久久不能平复。第一次感觉楼梯这么窄,这么小,这么长,仿佛楼下是我不能踏足的神圣地方。
“我去买冰粉了。”曲儿说
我甚至不知道怎么回!你不怕楼下那一堆学校的宠儿吗?
不知所措我还是要下楼,我得回家。
穿着银魂的羽织,我觉得自己走路都轻飘了些。
转角,一个绿色长着鳞片的小“可爱”突然摇着尾巴出现。大概一只手臂那么长,流着口水看着我。
“你主人在哪里啊!?这样乱跑不太好吧!”我加快了下楼的步伐。
楼梯扶手上都是绿绿的鳞片,墙上和楼梯口都是密密麻麻的学校宠儿。
我已经到极限了,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法挪开步子了。我飞奔来到二楼走廊,门外有被罚站的四班的学生。
“喂,你后面有只鳄鱼咬你衣服。”一个看起来就很社会的小男生抱着手臂,痞痞的看着我笑。我觉得很惊悚。
我转身看了看我身后,并没有。回头,他捏着一只鳄鱼尾巴朝我丢过来。
下意识的。我朝走廊栏杆跳过去。二楼,不会摔死的。
应该可能是梦,银魂的羽织让我感觉轻飘飘的,落地速度很慢,快接触到地面的时候,我抬了抬脚,一个前空翻。坐在了楼下的水泥地上。
我抬头看着二楼那个男生。我真是想掐死他的。。
画面回到了家里,这是谁家,不知道。。
突然有点想去厕所,但是,这是谁家啊!?卫生间在哪啊!
我开始四处寻找,然后发现了一只狗碗。上面画了个鳄鱼。
???!!我觉得这一定是让我玩密室逃脱吧。
我开始一边寻找鳄鱼在哪一边找出口。
隔壁的房门虚掩着,有道光,我打开了它,是一个厨房。窗户锁死了。我带上门出去。外面好像场景又和刚刚不一样了。
洗手间,黑黑的没有灯。我突然感觉脚上似乎有水滴在脚趾上,凉凉的带点黏。
妈诶!我转身关上卫生间的门就往外跑。看见了这个屋子的大门,我推开门,看见那个在学校丢我鳄鱼的小男生。
他抱着双臂站在门口,痞痞的看着我笑。
???然后本喵就醒了。
太恐怖了。。。

梦境【感觉是个很日常的梦】

开春就是赶集的日子了,这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。城里每家每户都在准备着庙会的节目,小孩子们都穿着大红的袍子,带着虎虎生威的帽子在庙会广场上跑来跑去。
我光着脚走在学校的操场,清明还没来,操场上的草坪还没变绿,黄不拉几的贴着干巴巴的草皮,没有感觉到扎脚,但是有点凉。
跑道上有个很熟悉的身影,我朝着她走过去。
是小欣。
“你怎么在这里?不去准备庙会的节目吗?”
“不去,妈妈和爸爸在庙会上布展免费施医,没什么好准备的。你呢?”
“我爸爸也不想准备,他准备在庙会上让闪闪和饺子去卖萌逗孩子们开心。”
“那两只蠢金毛倒是合适。”小欣突然开始笑起来。
我们走了会,来到了广场旁边的桥上。
不知道为什么天黑的这么早,仿佛从学校走到广场,天就暗了。
“你毕业去干什么?”小欣看着桥下所剩不多的江水。
桥下的水里大片大片的聚集着水草,能看见底下的河床。可能是在等清明的雨吧。
“我不知道,可能是去找工作吧?其实我想考个教资,当老师也挺好,我喜欢小孩子,他们会给我一种生命重生的感觉。”
“你挺适合的,就是矮了些,小孩子不会听你话的。”小欣用手在我头上比划了一下,到她胸前。
“再说吧。你呢?”
“我爸爸准备送我出国。他问我喜欢哪个国家,我还在考虑。”她又看着江水。
“这样啊,那你喜欢哪个国家呢?感觉你英语不太好啊,你能应付的过来吗?”
“我以前在书上看见过一个地方,叫头府。好像挺不错。”
“你确定你看见的不是豆腐?”
“我也不知道。也可能去美帝爸爸那里吧。”
场景切换。。突然庙会就开始了,开始放鞭炮,狗狗们开始咆哮。
小欣不知道去哪里了,我朝着庙会广场走去。
天空中飞着一只闪着光的凤凰,像是特效一样,变换着光。
我在广场的第二节楼梯找了个地方坐下来。不知道为什么爸爸就在我前面的旁边。他正在逗着两个小动物。。一个冒着火的老虎,一个冰雕的扁嘴小龙。这两个小动物很奇怪。那只老虎特别热,仿佛靠近就会融化,小龙特别冷,感觉靠近就会被冰封。
他们在我身边晃悠,我感觉自己一会冷一会热。
那只老虎慢步踱去了它处,小龙朝我左手边走去,我想去摸摸它宽大的额头。可是它摆了摆尾,走掉了。
一阵寒气扑面而来,我觉得有点冷。
一辆花车开了过来,上面都是可爱的小动物,我看了看,好像没找到闪闪和饺子,想了想可能是在什么地方吃庙会的食物吧。
花车的一角是个纸箱,箱子在抖,我走过去,花车停了下来。里面是羊羊家的美瞳在箱子里瑟瑟发抖。没看见羊羊,我摸了一下美瞳柔软的毛,它瞪着超级大的眼睛看着我,仿佛看见了天敌。旁边一个草堆里有一只兔子,灰色的毛,眼睛也是超级大。一个个的特别可爱。
花车要开走了。夜色很暗了,没有月亮,只能看见天空那个特效做的凤凰。一会儿变成龙,一会儿变成蛇。
“走,去找闪闪和饺子回家了”
爸爸在后面叫我。
一阵寒气从脚边升起,是那只冰雕小龙在蹭着我的脚踝。
我醒了。。。。冷的要死,就把空调关了。。

梦境

又是噩梦
这个噩梦很奇特,中途让自己醒了好几次,但是又仿佛没有醒
与现实同样的画面与场景,只是多了些奇怪的东西。
沐喵明明不怕鬼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梦里会觉得很恐怖。
天色忽明忽暗,不知道明是真还是假,暗是真还是假。窗外晾的衣服,总是觉得它在向室内方向移动,翻了个身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翻了个身,因为视野里似乎还有那个忽明忽暗的窗户。
但是好像另一个视野变成了身边的衣柜,柜门好像是开着的又好像不是开的,不知道开着的柜门是梦还是关着的是梦。
柜门就好像在向身边移动,所有的东西都朝自己扑过来,这样强烈的压迫感让我强行逼醒了自己,但是,真的是醒着的吗?到底现在的我是面向窗还是柜?闭上眼又是同样的画面,睁开眼也是一样的画面【不知道是否真的睁开眼】。
一种很神奇的感受,我觉得除了自己,身边是一个平行世界,两边,一半真,一半假,而我,位于链接平行世界的虫洞中央,无论是哪一边都像真实的世界。
头特别疼,梦里也是能感觉到头疼的吗?我试着想拿起手机,打开了主页面,特别暗,我看见了时间,五点,50%的电,我截了个屏,这也是梦吗?QQ一片寂静,我一阵头疼,放下了手机。所以这个动作到底是实是梦呢,我是在想我需要做点什么要让自己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不是在梦里。
我又拿起了手机,打开了微博,一直在刷新,页面显示正常,微博数也正常,我打开了QQ,在群里发了条消息,没有人回我,也很正常,毕竟这个点。我想点开LOFTER,想记录这个难受的过程,写着写着,我觉得自己仿佛没有拿着手机了。
窗外又亮了些,突然一轮月亮出现在窗外,很大很大,充满了整个窗户,特别明亮,很刺眼,我有一种想睁开眼的冲动,但是我难道不是睁开眼睛的吗。我又“睁开了”眼睛,我不记得我有翻身,我看见柜子门缓缓打开,是谁在打开它,这是梦,为什么我还没有醒,我又逼自己清醒。我发现手机在身边的床头柜上,打开手机,指纹验证失败,三次,进不去。所以这也是梦吗?
五点二十了。我刚刚是有睡着吗?我想等七点的闹钟。能等到吗,这个痛苦的过程到底要持续多久。
反反复复的清醒与梦境,我想起身,但是仿佛有一种沉重的力量让我起不来。这是鬼压床吗?我是不会相信有鬼的,我让自己抬起手,抬起手,抬起来了,是真的抬起来了吗?无从得知。
很久很久之后,我不记得是不是中间睡着了。闹钟响了,七点。我关上了闹钟,它依然在响,感觉脑子里一阵抽搐,我睁开眼睛,这次应该是真实了,我关掉了闹钟,但是太困了,我没有及时写下来。后面因为天空亮了,好像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了。。
十点半,我醒了,我打开手机看了看群,我并没有在群里说话,但是在相册却有一张5点50%电的截屏。